卫兴华逝世 今年9月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_枸杞牛肝汤网

      <kbd id='8akPR'></kbd><address id='ZlZDk'><style id='LmULi'></style></address><button id='QGF9t'></button>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卫兴华逝世 今年9月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点击:62376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卫兴华逝世,今年9月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卫兴华 珍重“人民”的经济学家

            姓名:卫兴华

            性别:男

            年龄:95岁

            去世原因:病逝

            去世日期:2019年12月6日

            生前职业:“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

            12月6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卫兴华,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

            今年9月29日,卫兴华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因病未能参加颁授仪式。“人民”是卫兴华一直以来所珍重的。

            早先接受采访时他强调,经济学家应该成为人民的经济学家,在行动上更多考虑弱势群体、人民和国家的利益。“我们这一代,更不用说老一代,首先考虑国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人民的幸福。”

            生前谈到老同志“发挥余热”,卫兴华调侃,“发挥余热是指炭火烧完了,火熄灭了,我还烧着旺着呢。”

            现在,这旺火停止了燃烧。

            病床上仍不忘学术

            在卫兴华的学术生涯中,出版论著40余本、发表论文、文章1000多篇。尽管年逾九十,卫兴华几乎每年都有论著问世。今年住了两次院,病床上的他也不忘学术。

            春节后住进北医三院,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邱海平去看望时,卫兴华在病床上支着小桌子,修改博士生论文的开题报告。

            “去了以后卫老就跟我聊理论,聊马克思提出的‘重建个人所有制’理论问题,”邱海平回忆道,半小时的拜访,卫兴华鼻子插着输氧管,嘴巴不停地讲文章、讲理论、讲思路和想法。

            上半年出院后,邱海平看卫兴华身体恢复得不错,跟他约稿。“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对学术界、理论界也尤为重要,我想请卫老写一篇70周年成就与经验总结的文章,他欣然应允。”

            今年夏天,卫兴华再次住院,住院前将初稿交给邱海平。“我给卫老提了一些建议,卫老在微信上与我讨论、交流,最后接受了我的修改意见。”邱海平告诉新京报记者,“8月卫老住进重症监护室,7月我们还在交流文章的事情。”

            邱海平形容卫兴华是一个战士,持续为教育事业奋斗。“我每次去看卫老师,从没看到过他在看电视或闲着。之前是在书房里看书,最近几年因为腰椎间盘突出等,开始坐轮椅,他就在客厅摆着小桌子看书。”

            最怕听到被叫“泰斗”

            道理不辩不明,谈及卫兴华对学术的坚持,邱海平说:“就算是好朋友,卫老师也要跟他商榷。”

            2017年卫兴华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提到自己的批评与争论,“你看历史上鲁迅先生、马恩敢于争论,批评多少人。只有通过论战才能使得错误的东西免于以讹传讹,交锋才能碰撞出真理的火花。马克思主义揭示和追求的是真理,我就要用追求真理的精神去坚持马克思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

            但他也是极为宽容的,卫兴华的学生、中央财经大学老师何召鹏记得,卫兴华有时写了文章会让师门的学生们提意见,“大胆提,提得好我给你们发红包。”

            外界常把他称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泰斗”“经济学理论研究大师”。卫兴华不以为意,自言最怕听到“泰斗”这样的叫法。“这些是外面朋友给我戴的高帽子。我知道是对我的鼓励,但是这帽子太大了。”

            他也多次直言,中国还没有世界级的经济学大师、泰斗,希望中国出这样的大家。

            生病期间,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刘守英前去看望时,卫兴华特意嘱咐道,一定要把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办成世界一流的经济学院,一定要出有世界影响的经济学家,不要跟着人家跑。

            尽显师者风范

            在学生眼里,卫兴华在学术上传道、授业、解惑,尽显师者风范,在生活中也是平和的。

            人民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博士研究生田超伟研二开始跟着卫老师打稿子、改文章,从理论观点,到谋篇布局,再到标点符号,卫兴华都会一一教授。

            “卫老师经常鼓励我勤思、勤学,独立完成文章,每完成一篇文章卫老师都会挤出时间帮我修改,甚至标点符号的使用不规范、错别字卫老师都会帮我纠正。”田超伟告诉记者。

            “之前中秋节,卫老师收到很多月饼水果,就把在校的学生召到家里,特地嘱咐我们什么礼物都不带,‘帮我多吃点就算帮我忙了’。”

            不仅对自己带的学生关心备至,对其他学生卫兴华也不吝爱护。

            人民大学校长刘伟36年前还在北大就读,当时他写了一篇以《资本论》研究对象为题的作业,寄给当时人民大学《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杂志,卫兴华是杂志副主编。

            “卫老师看了之后找我谈了一个上午,提了修改意见,让我拿回去改,再给他看,又谈了一个下午。”刘伟记得特别清楚,“我当时引的文章是传统俄文版《资本论》,他特意告诉我去买法文版译过来的《资本论》,法文更严格,让我对着译文修改文章。”

            后来,这篇题为《试论作为<资本论>研究对象的“生产方式”》成了刘伟公开发表的第一篇文章。

            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义平告诉新京报记者,1995年自己刚到人民大学任教的时候,在筒子楼住,家里没煤气罐,也没指标。当时卫兴华便带他去自己女婿家取煤气罐。20余年过去了,李义平还记得当时卫老骑着自行车,“精气神十足”。

            成为人民的经济学家

            9月29日,卫兴华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前缀的“人民”二字是卫兴华一直以来所珍重的。

            何召鹏告诉新京报记者,卫兴华有张照片,一直压在书桌的玻璃板下,那是一张三人的合照。彼时,卫兴华在开展地下工作,曾因情报泄露引发危机。卫兴华和另两位同伴拍下这张照片不久,就被敌人抓进过监狱,后因找不到证据被释放。卫兴华出狱后到了北平,两个同伴不久后再次被捕、被杀害。

            “这张照片卫老师一直保留,他说当时参与地下革命的时候,好多朋友、同事都牺牲了,而他活了下来。只要他活着,他要用他所有精力和时间,去做一个学者应该做的,为祖国的建设、社会主义的建设,奉献他的力量。”何召鹏说。

            卫兴华研究很大一部分是收入分配问题,看到国家贫富差距扩大,他也常为缩小地区、城乡之间收入差距鼓与呼。卫兴华的朋友圈里为数不多的分享文章,就有一篇关于农民工的文章。

            早先接受采访时,卫兴华强调,经济学家应该成为人民的经济学家,在行动上更多考虑弱势群体、人民和国家的利益。“我们这一代,更不用说老一代,首先考虑国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人民的幸福。”

            新京报记者 王俊

          【编辑:叶攀】
          顶一下
          (51322)
          踩一下
          (60336)
          ------分隔线----------------------------
          ------分隔线----------------------------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